2010年11月7日 星期日

【新聞轉貼】搶搭都更潮 台大要金磚 紹興社區被迫拆屋還地

本文轉貼自: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5650

  紹興社區

紹興社區一景。攝影:陳寧

沿著中正紀念堂的圍牆走一圈,不論是往前看,或是向後望,一棟又一棟的高樓大廈,早已爭先恐後的遮蔽了台北市的天際線。


但仔細觀察一番,不難發現,眼前的地景偶爾也會出現些許的改變。中正紀念堂大忠門的對面,就有著一排低矮房子,摻雜些許經營著小本生意的店面,靜靜座落在熙來攘往的馬路邊。

都市發展的克難痕跡

這個位於台北市仁愛路與紹興南街交叉口一帶,約有百餘住戶的東門里紹興社區,最早的歷史,可回溯至日治時期。此地當初因鄰近帝國大學(今台灣大學)醫學院,蓋了不少日籍醫官宿舍,一些替日本人做事的台灣人,就這樣開始搬到這個區域附近居住。

抗戰之後,國民政府來台,將聯勤總部設於現在中正紀念堂的位址,許多在聯勤工作的軍人、職員以及其眷屬沒地方住,於是就依照蔣經國的指示,每戶分配六坪土地,搭起簡陋的屋子居住。



幾十年就這樣過去,當年一心想著反攻大陸,克難蓋起來的房子,如今已是祖宗三代安身立命的所在。而隨著中正紀念堂、中華電信總部等設施的興建,已經有許多像這樣的臨時建戶被遷走,好一點的,政府有對應的安置措施,但也有很多無處可去的人,就繼續往還沒面臨拆遷的地區搬。

如今,紹興社區可以說是台北市中心數十年來不斷拆遷、推動都市更新之後,所剩無幾的未開發地了。
紹興社區示意圖
紹興社區拆遷範圍示意圖,紅色區塊為2000年時北市府公布的都更區域,紫色區塊為台大校方這次打算一併清理、收回的畸零地。製圖:陳寧


拆屋還地 誰來挖金磚?


就在今年 8月初時,紹興社區居民突然接到台灣大學委託律師所發出的通知,要求這些佔用台大校地的住戶限期拆屋還地,否則將透過司法程序向他們追討每戶數百萬不等的不當得利金額,突如其來的拆遷公文,使得所有住戶一時之間根本不知所措。

紹興社區居民蔣文耀表示,1983年時,當地住戶曾經嘗試向國有財產局申購地上物權,但申請並未成功,但到了1987年,換成台大以要替醫院擴建「病歷室」為由,向國有財產局申請撥用時,就成功取得了土地所有權。

不過,讓居民們感到納悶的是,現在病歷早就都電腦化了,不再需要大量的硬體空間來存放,只是這塊兩千坪大的區域,自從2000年被台北市政府列入都市更新範圍、2008年華固建設曾經打算推動都更但未果,一直到現在,台大根本沒有提出這塊土地的具體使用計劃,就急著把人趕走,實在讓他們很不服氣。眼看著附近地段,地價已經喊價到一坪兩三百萬,誰知道台大校方究竟打著什麼樣的如意算盤?

紹興社區拆遷自救會主委黃樹樑表示,他們曾行文給台北市政府、國有財產局等單位,得到的答覆不外是「你們住在台大的土地上,就歸他們管,就去找台大解決」,但台大只請律師發函要求居民「限期拆屋還地,否則追溯五年侵占土地之不當得利」,意思就是「不搬就法院見」,完全不打算出面跟居民溝通,使得他們可說是四處碰壁、走投無路。

台大說明
翻拍:台大回覆給社區居民,說明拆遷事宜的函文。

居民盼 就地安置

根據財訊雜誌在今年 4月時進行的統計,台大校方手上目前已經有17起正和建商合作推動的都市更新案,市價總計高達 125億元。那麼,把這些地上的人趕走、老房子拆光之後,到底要做什麼用途,看起來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黃樹樑說,這次受影響的一百多戶居民中,有些位於當初市政府公告的都市更新範圍內,有些則集中在範圍之外的三塊畸零地上。他表示,既然這些畸零地原本就不是都更的主要標的,希望台大能夠撥出一小片地來安置住戶,都更也仍然能順利進行。

黃樹樑表示,台大作為台灣第一學府,也不斷強調以培養學生人文關懷為核心價值,實在不該用這麼草率、冰冷的法律手段來對付小老百姓。望著身旁一個又一個白髮蒼蒼,卻欲哭無淚的老榮民,黃樹樑語重心長的說,「強迫拆遷不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是在引發更多社會問題」。但,顯然這最簡單的道理,反而總是讓那些當教授、當校長的人,怎麼想也想不透。

5 則留言:

  1. 會做事的人就不叫教授,會做壞事的叫禽獸,會說不會做才叫教授

    回覆刪除
  2. 強拆民宅的一流大學!?
    作者:林柏儀(台大學生)
       (linboy@ntunews.twmail.org)
    你能想像,放學回到家後,上百名警力圍在家旁,怪手把你的房屋敲碎,家具都還在裡面的情景嗎?當你呼喊著不要拆,這是我的家園時,卻得不到任何的援助和對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房屋化為斷垣殘壁?
    支持性工作者除罪化 敬請連署支持 修法刪除社維法第 80 條「罰娼條款」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內政部在今年一月六日開會討論達成共識:未來性產業將朝除罪化的方向修正。首先將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罰娼不罰嫖」的規定,未來「娼、嫖」行為皆不罰。
    對日日春而言,當然支持肯定這個方向,但是值此選前敏感時刻,性工作者們擔心的是,會不會選前支票,選後跳票,況且藍軍陣營也尚未表態。
    因此我們希望邀請社會各團體一起支持連署修法刪除「社維法第80條的罰娼條款」訴求,我們將在2月7日下午舉行「性工作者除罪大遊行」,要求藍綠總統候選人簽署「刪除罰娼條款」實施時間表。未來並將持續推動立法院修法通過此案。
    至於複雜的性產業除罪化問題,還需要持續不斷與社會對話,討論各界的諸多疑慮,釐清處理性產業問題的有效務實的管理方式。
    這是一條漫漫長路。
    連署回條請於2月4日前回傳至本協會,以利作業,謝謝。
    連署發起單位:台北市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連署回條及全文請按此)
    在上個星期五,十一月二十八日,台灣大學校方就開啟了這樣一齣慘劇。就在台大男生宿舍、公館區臺大醫院後的基隆路 155 巷,有一整區住了幾十戶的陳家莊,住家的房屋,除了一棟古蹟以外,在無預警通知的情況下,被台大校方總務處找來的工程隊,統統搗毀。留下欲哭無淚的居民,和放學回家才驚覺房子化為廢墟的孩童。
    拆除房屋的原因來自於,民國七十年以來,政府進行土地重規劃,兩階段強制徵收該地劃為台大所有;然而,政府對當地居民的補償與安置,卻遲遲未有妥善溝通。當地居民選擇以拒領補償費,並且向法院提出告訴為手段,要求繼續能在此居住,這樣的糾紛一直以來還在法院爭訟,也已有一棟古蹟和四戶房屋成功確定不為台大所有。
    然而,就在其他十幾戶房屋還在法院訴訟的階段,期待能保住自己兩百年來家園的時刻,上星期十一月二十八日,台大校方卻直接找來工程隊,並要求台北市出動三百名鎮暴警察支援,在未通知、無預警、無緩衝時間的情況下,強行將該地數十棟建築拆除。
    仍居住在當地的二十戶居民,許多是七、八十歲的老年人,當天下著毛毛雨,面對著數百名警力和工程人員的包圍,連談判延緩拆遷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勉強地將家具搬出,眼睜睜地看怪手摧毀自己的家園。當地居民抗議,「明明這土地房屋糾紛就還在訴訟階段,台大豈可如此先來拆除!?」,然而,這卻換不來任何回應,台大擺明了打算先把房子拆除,再來談訴訟。
    工程從當天早上十點一直進行到了凌晨兩點。居民沒有任何的能力抵抗,他們說,台大總務長有來到現場旁監工,還直說:「拆!拆!拆!,贊!贊!贊!」,並在毀壞掉所有房屋後,高喊:「大功告成了!」。還有數百名警察在旁,且用攝影機「搜證」,要居民不要輕舉妄動。甚至有一名居民,試著用汽車前後移動要阻擋警員入內,一下了車還被員警包圍擊打至頭額流血!一位要阻攔警員的女士,則被推倒在地。
    一位當地居民,陳先生,無奈地說:「這根本是土匪麻!台大校方明知這塊地還在打官司,就先來把我們的房子拆了,這跟搶劫有什麼不同!這算是什麼一流學府,帶頭教學生當土匪阿!」「我們現在房子被拆掉了,該怎麼辦?平常吃喝生活的問題,努力一下還是可以勉強過的去,現在沒有房子了,要住哪裡!?」「而且,為什麼我們獲得保存的這棟古蹟,也被斷水斷電!?台大怎麼可以這麼做!」
    這兒離台大總圖走路只要十分鐘,陳家莊的居民在此已定居了約莫兩百年。十代以來,他們過著平靜樸實的生活,今日卻要接受無家可歸的慘狀,暫時寄宿在親戚朋友家,或選擇流落街頭。我們不得不問,這樣的處置,台大校方對嗎!?在高喊大學融入社區,營造大學城的此刻,台大校方卻是如此地與社區「互動」,連最基本的尊重溝通,都不放在眼裡!?
    回應林柏儀:
    ��看別人的回應)
    大名:
    信箱:
    網址:
    記憶身份
    房子無情地被拆了,就是能訴訟成功,也遠遠彌補不了居民現今的痛苦。我們能做些什麼嗎?而霸道、自我中心的台大校方,什麼時候,才會看到他們的痛苦?為這一切負責!
    ��作者林柏儀,台大學生)

    回覆刪除
  3. 阿娟的故事 ─ 一個遭到台大校方搶劫的單親母親
    作者:陳柏謙(台大校友)
    當我們與陳氏家族中的長輩蹲坐在唯一未遭台大校方拆除的陳家古厝前傾聽事件始末到一半,此時,家具推滿一地而顯得混亂擁擠的空地又走進了四、五位的中年婦人,一張張無助茫然卻依然明顯怒意未消的臉,當一得知我們是台大的學生的時候,那一股好不容易壓抑住了的情緒,再度如洪水潰堤般地爆發,即使就只是發生兩天前的驚魂未定,卻依舊有如被世人遺忘多時而今再度找到宣洩情緒的管道般地,放聲大罵,不到幾時,淚水很快攻陷了她們已略顯倦意的臉龐,一發不可收拾,對台大校方的咒罵聲在哽咽聲中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那一刻我們真的被嚇到了,我們徬徨而不知所措,任何需要經過大腦組織而說出的話就是噎在喉中無法出來,眼淚更是幾乎不爭氣地奪框而出,掙扎了許久後才如同做錯事的小孩一般地連番道歉,因為我們是「台灣大學」的學生!
    約莫 10 分鐘後,許多婦人才從激動的情緒中漸漸平復,但此時的我發現一位婦人,她沒有如同其他人在過去的十幾分鐘中盡情宣洩情緒,有的,只是臉上充滿了一種讓我甚至不敢直視許多的憂鬱,一股幾近令人窒息的氣氛,但我卻因此不自覺地走向她,開啟了對話,也開啟了一段遭到台大校方粗暴搶劫的單親母親的故事。
    阿娟,住在這裡的親戚族人們這麼稱呼她,四、五十年的時間,阿娟自從出生起就一直居住在基隆路三段 155 巷這,從我見到她並與她聊天的過程中,明顯感受到她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堅強,我不清楚這與阿娟單親媽媽的身分讓她平日就必須單負起更多責任是否有關,但我很確定的是,當我從她的口中聽到她和台大校方的官司一定會打倒底,那種堅毅的語氣讓我感動得數度無法言語。
    她說,之前她與她 13 歲還在台大附近唸中學的小孩與母親一起住在這裡,雖然沒有工作,但是因為同時可以就近照顧母親,因此其他姊妹們都樂意負擔她們的家計生活,然而就在上個月,過去長久以來一直飽受台大校方一再威脅拆屋而導致心臟衰竭的母親不幸過世,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一個月後,台大校方竟然未事先通知下就這樣將她們僅存的棲身之處硬生生地拆除,小孩子還是在放學回家後才發現,家,已經只剩下一推磚瓦與廢墟,這些天來又雨又寒,阿娟和她的小孩只能暫時寄住在台北縣姐姐的套房中,一夕間沒有了棲身之所,問她未來日子有什麼打算,阿娟略顯茫然片刻後隨即又故作堅強地表示,不管怎樣,為了小孩,路,總還是要走下去,雖然她沒說,但我了解此時的她已經被台大校方剝奪了悲觀的權利……。
    在我們贖罪式地訪談下,在遭到台大校方動用優勢警力,雇用怪手強力拆除下的 19 戶住戶,每一個無奈憤恨的居民都有她們的故事,但是我漸漸明白,這些基層人民的故事,永遠進不了坐在行政大樓的高官們的耳裡,也從來不是他們決策考量的重點,在喊得震天價響的追求卓越的過程中,這些底層人民的生活與故事,對於台大校方權力決策核心而言,充其量,不過只是微不足道而煩人的「障礙物」罷了……。

    回覆刪除
  4. 最高首府的雙重標準:談基隆路 155 巷的拆遷事件
    作者:陳珮馨 (cop@ms11.url.com.tw)
    還記得,三個月前國家資產委員會要收回低度使用的校舍,引發國立大學強烈反彈,其中,擁有兩百八十四棟日式宿舍的最高學府,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為了掙回一口氣,最高學府召開校內緊急會議,白髮斑駁的老教授痛批政府,自陳將面臨無家可歸的命運,會議達成的共識最末一點為:「低樓層的日式建築,植栽茂密,對提升台北市中心環境品質有貢獻,也具都市文化及歷史意義,有保存必要。」
    最高學府的聲明言猶在耳,沒想到三個月後,竟帶著上百名警力,殺進基隆路 155 巷的陳姓聚落,無視年老居民的哀求、大舉拆房,毫無準備的居民只好拼老命救家當,身旁站滿手拿盾牌、頭戴安全帽的刑警,推土機毫不留情,將這些七、八十歲的老人家推向無家可歸的命運。
    對此事件,媒體的報導相當簡略化約,意即台大校方徵收校地,剩下幾戶居民不肯搬走,於是依法進行強制作業,鏡頭上盡是一群瘋狂而歇斯底里的居民。報導結束,這則鬧劇也就隨時間被觀眾遺忘了。
    作為法律上的土地擁有者,台大自認強制拆除為合理舉動,纏鬥十多年,終於順利驅逐這批棘手的「違建戶」。但對居民而言,兩百年前就落腳於此,宣稱擁有土地的台大只有七十五年歷史,將土地劃為校地的法律動作更只是最近廿年來的事情,到底是誰侵佔了誰的土地呢?入侵者卻反客為主,還有艱澀的法律程序為其撐腰,土地的守護者反而淪為違法刁民,被迫離散失所。
    更荒謬的是,十幾戶陳姓居民多是老人家,體弱力衰,根本沒有抵禦的能力,竟然需要動用大批警力,採戒備森嚴的鎮暴姿態,兵分三路大舉進軍。事先不知情的居民,根本沒有搬家的準備,站在霸道而任意妄為的最高學府面前,揉合錯愕、驚嚇、憤怒和絕望,形成媒體鏡頭前非理性的抓狂暴民。事隔兩週,談起這事居民仍舊氣憤驚恐,指著附近最高的建築,再三描述凌晨時分,學校官員躲在安全距離高喊:「大功告成!」的傲慢嘴臉。
    拆除後,只留下一座孤伶伶的古蹟──建於嘉慶八年的芳蘭大厝,是清初陳氏家族開發公館的重要史實,也是台北盆地拓墾史的見證,芳蘭大厝曾經窩藏在蜿蜒的山腳邊,四周盡是老房舍,綠意盎然、流水潺潺,是絕佳的鄉土教學實材,也有不少國小或國中老師帶學生來附近野外教學;如今,剩下大片空曠的碎瓦礫,單薄的古蹟建築被迫與豐富的社會關係剝離,少了陳家媳婦熱情的招呼、及風吹竹林的搖曳,古蹟變成空洞異化的死建築,徒具空殼,可見的實體物質雖然被保留下來來,卻犧牲許多看不見且再也喚不回的抽象人文資產。
    回應陳珮馨:
    ��看別人的回應)
    大名:
    信箱:
    網址:
    記憶身份
    避開喧囂市街,這片寧靜的聚落富含都市文化及歷史意義,更對提升環境品質有貢獻,可惜最高學府只看見自己的校舍危機,看不見攸關都市永續發展的契機,更聽不見白髮蒼蒼的泣訴。國家機器透過法律和暴力制裁,得輕易取得擁有土地的正當性,但是否能放下幾畝地的堅持,替下一代保留更有價值的人文空間?是否能在推展校園發展的過程,留意最基本的人性尊重?別忙著追求卓越計畫,能放寬眼見、深化格局,才配得上學術首府之泱泱風範。

    回覆刪除
  5. 台大新聞E論壇2010年11月17日 上午3:19

    bang,
    感謝您無私的分享,您的回應將是臺大新聞論壇成長的原動力!

    回覆刪除